关于“换一种活法”的思考

关于“换一种活法”的思考


  这些天,连续听试讲老师的课,弄得神经都要崩溃了。特别是上周六,一天就听了八位教师的课;原来一直认为,对教师来说,最苦最累是上课,殊不知,听课要比上课累得多——我真正能理解一名学生上这一天课有多么累!
这些试讲的老师分为两大类:一是今年即将毕业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二是参加工作多年在其他学校任教的老师。
  对第一类情况,我不想说什么,因为每年都有新教师分配。对第二种情况,我却想到了很多问题。也许因为自己内心深处还有些想法吧。
  大约从1998年起,就流传着关于我要调走的各种版本的传说,并且给我安排好了很好的城市,如上海、大连、深圳、北京、天津等,一直到现在,许多人见了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在张家口呀”,“你怎么还没有走呀”。
  对此,我并非没有想法,只是因为现实中的许多问题并非按照你的意愿发展。
于是,我仍然在这个地方!
  原来,人们(包括我自己)对调往其他地方的老师带有一种偏见,而现在,我能理解他们(但未必像他们一样走出这一步)!“人往高处走”“树挪死,人挪活”“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等无不揭示了人才流动的好处、意义。
  从我了解到的情况看,我所居住的城市调到其他地方的老师,调走的原因多种多样,但主要有以下几种:
  第一,为孩子。
  这是最多的,也是最能让人理解的理由。许多教师,为了他人的孩子,却耽误了自己的孩子,所以,靠自己的能力,利用整个国家教育资源配置不合理的漏洞,自己应聘到京津地区(哪怕是郊县),只为解决孩子的户口,这样,自己的孩子就能考一个不错的学校,将来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第二,为待遇。
  在整个社会都把追求物质利益当作行为目标和价值趋向的时候,经济利益和物质生活需要是制约人们社会流动和工作积极性的最直接动因。在这个对贫者充满歧视的社会中,“甘于寂寞,安于贫苦”“安贫乐道”已不再是教师所信奉的圭臬。在一些经济不发达的地区,教师工资低、住房简陋、社会地位低、社会认同感不强等等一系列问题笼罩在教师的心头上,使得教师整天为生计而发愁。一旦有待遇高的地方招聘教师,为生存计,他们就会作出调动的选择。
  当然,也有生活条件已经够好了但想着更好的选择倾向。
  第三,为心情。
  人各有志,教师也是如此。有的有从政愿望,但领导“目中无人”;有的想在业务上有所建树但处处受到压制……于是,怀才不遇之感顿生;于是,心理便会失衡;于是,“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孔雀东南飞”也是一种选择!
  第四,为发展。
  对于有更高事业追求的教师来说,除了希望有与自己的才能等价的报酬外,还希望有适合自己发展的生存空间。如知人善任的领导、和谐的人际关系、能不断学习的学术环境等,这样就为事业的更上一层楼奠定良好的基础。特别是北方某些省份,以全面追求升学数量作为评价教师的唯一标准,教师根本无法体会做人的、为师的尊严,只能是行政领导追求教育政绩的工具,于是,一些“觉醒”的教师为追求人格尊严和人生价值,便选择另一种生活方式。
  当然,还有所在城市的环境、气候、市民素质、文化积淀等因素。
  那么,对于学校而言,怎样才能留住这些优秀教师呢?
  我想,首先,学校领导要把教师当人看!
  所谓“把教师当人看”就是要坚持“以教师为本”的管理理念。作为领导应该清楚,管理者和被管理者之间固然存在着的主客体关系,从而体现为领导和服从的关系,但也决不是“老板”与“下属”的关系。教师应体现出其成为学校的“主人”,而不是“打工仔”的价值。“把教师当人看”,其实质就是要重视教师的参与意识和创造意识,使教师的才能得到充分发挥,人性得到最完善的发展。“把教师当人看”,就是增强认同感,使教师对学校的管理更具信任感和归属感。
  其次,要有一个和谐的氛围。关心、爱护员工是最起码的要求,“士为知己者死”这充分强调了彼此尊重、相互信任的心理力量是何其强大。领导者要十分明确,领导与教师的关系在学校中,只是分工有所不同,每个人在人格上是平等的,尊重他人和为他人尊重有机融合。必须要学会尊重,尊重教师的人格、尊重教师的工作、尊重教师的合理需要。要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使人与人之间感情融洽,人们心情舒畅,相互发生积极的影响。领导要主动与教师交往,做教师的知心朋友;同时,也让教师了解领导的内心世界,彼此沟通理解,从而成为知音。领导应给予教师充分的信任,不必事必躬亲,重要的是给学校的教师创造了一个和谐、宽松环境。这样一来,教师就可以怀着一种快乐的心情积极工作。
尊重、理解、沟通、信任的人文精神,团结、和谐、奉献、进取的工作氛围,宽松、高洁、清新、有人情味的交际环境,会让每一位教师留恋不已!
  “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这是人生的一种境界,但人生毕竟不似流云,当你萌生“走”的念头时,还需前后瞻顾!

《关于“换一种活法”的思考》有2个想法

  1. 谁说不是啊!当年为了发展毅然飞去,今年为了发展翩翩飞来,不想试讲的题目还是复习课之技巧规律篇,或许教师终究难逃教书匠的命运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