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觉

幻觉


其一


  我坐在季节的岸边很久了,心,风干成一枚发苦的杏核,爱情也挥洒净尽,河水浸淫了我的思维,汤汤洋洋……
  我逃出冬天,才发现满眼的绿意是春天的亡灵!
  一支手点燃一柄小烛,如刀,将我从黑暗中剜出。
  不能做梦,一阵心悸便使我泪流满面或者大汗淋漓。
  失眠时,我侍奉文字的土地,种植些小说化的约会,诗样的叹息,或者散文式的咳嗽,并长出些杂草般的幻觉。
  心,是一种容器,盛过火,盛过旋涡,盛过责任后我们才叫它心。


其二


  我低头从檐下走过。
  一些纤细的感情,从天空跌落,摔在脸的水泥地上无处逃脱。
  曾对热情言听计从,偏爱美味般的真诚,如同偏爱读虚构的爱情,在兴趣盎然的章节,我合上一本书。
  夜里,我同这个城市的人一样,让窗户成为黑色的眼睛,共用月亮这枚瞳仁。
  忙着记忆也忙着遗忘,将手放在临时的快乐之上——听月光舒缓地呼吸。月光如心情般平静,平静,没有任何突出的一点可以抓住。


其三


  在梦中行走,差半步就追上幸福。
  春天,鸟的叫声实在是一种煎熬,如同我把爱宠成了痛苦。
  梦里,真诚微不足道,我却和它一样大小。
  梦中的仙子脸上贴了两片云霞,他轻声告诉我,眼泪,是我成不了神仙的唯一原因。


其四


  在人类的荒漠中,相知是唯一的足迹。我小心地煎煮着一剂阳光,抵抗凄风苦雨。
  我变成了一地春草,义无反顾为冬天赎罪。
  当我举起杯,优雅地品尝一种幻觉时,很苦。回头,仅仅担心一种笑容。
  深爱一个人,并把痛苦留给自己,这是一种礼貌!

《幻觉》有2个想法

  1. 文质兼美,看见心的跳动。很喜欢每个字。“种植些小说化的约会,诗样的叹息,或者散文式的咳嗽,并长出些杂草般的幻觉。”“一些纤细的感情,从天空跌落,摔在脸的水泥地上无处逃脱。”“在人类的荒漠中,相知是唯一的足迹。我小心地煎煮着一剂阳光,抵抗凄风苦雨。”

  2. 心,是一种容器,盛过火,盛过旋涡,盛过责任后我们才叫它心。
    这句太好了,从新定义了心的概念。
    关于这一点以后一定要告诉生物老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