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教学向什么要质量?

高中教学向什么要质量


  “向课堂要质量”“向科研要质量”“向管理要质量”……听多了“要质量”,反而有些迷惘,不知该向什么要质量了。这些口号,反映了不同的教育理念,在一定的教育氛围下,当然都是正确的。可是,我们到底在向什么要质量?我想,有些问题需要弄清楚。
什么是“质量”?
  《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中的释义是“产品或工作的好坏程度”。结合语境来看,此“质量”当然指教学质量,那么,这个词语的语境义就变成了“教学产品或教学工作的好坏程度”。再进一步追究:“教学产品”可以理解为教学工作培养什么人的问题,这是关涉教育目的的大问题,与国家的教育方针有关,这个问题就演变成了怎样全面落实教育方针的大问题;但“教学工作的好坏程度”如何界定却又因校而异,各学校都有自己的评价标准,我们见过“学生教学评价”“学校领导评价”“家长评价”“各类考试(含中考、高考)评价”等多种评价方式,新课程标准专门有“教学评价”的内容,界定更为详尽。
到底向什么要“质量”?
  第一,“向课堂要质量”,或曰“向四十五分钟要质量”。与此相反的做法是“向作业要质量”“向练习要质量”。当然,充分利用作业和练习巩固课堂所学知识,这是教学“八环节”的有机组成部分,作业或练习应是课堂的补充和延伸,做好这一环节十分重要。但是,许多教师对课堂教学环节并不重视,教材不能吃透,课堂效率不高,学生兴趣不强,课堂活动不多,怎么办?所谓“课内损失课外补”“功夫在诗外”,于是,用大量的课后习题代替课堂的高效率,挤占学生的大量的自习时间完成本学科的作业,占用了属于其他学科的时间,学生不能完成就受罚,就批评,将所有的过失归罪学生,从不反思自己的教学失误,还言之凿凿地说:“这是我多年的成功经验!”这种“成功”有时还会得到有些领导的认可。当有些老师提出一些不同意见时,他会说:“你有能耐你也抢时间!”我欲哭无泪!于是,领导的默许使许多老师“变本加厉”,因为只有学生多在自己所教学科上用时,自己的“教学成绩”才会提高,于是,与此相应的评先、评优、晋级、奖金就会源源不断地到来。在这样的利益驱使下,不这样做的老师就是无能,就是傻瓜!当某个区域、某个学校形成这样的氛围时,受害最大的却恰恰是学生!“向课堂要质量”“向四十五分钟要质量”只能是一句空话!
  “向课堂要质量”就需要领导和教师树立全新的教育、教学理念:教是为了学,教要落实到学,教要服务于学;教师是要采取各种措施,激发学生独立思考,培养学生的创新意识,让学生感受、理解知识产生和发展的过程,培养学生的科学精神和创新思维习惯;教与学是平等的,师生之间应在独立人格基础上建立起真诚的感情关系。
  第二,“向科研要质量”。与此相反的做法是“向补课要质量”。许多学校都提出了“科研兴校”的理念,但是,真正进行教育科研的有几所学校?即使学校有些科研项目,但这些项目更多的是与教学实践脱轨的架空的研究,研究结果不能用于教学实践,这样的研究意义何在?于是,“向科研要质量”就成为一句空话,但是,各级各类的考试成绩是许多学校、许多教师头上的“紧箍咒”,“科研兴教”行不通(或根本不愿意做),只能通过各种形式的“补课”来弥补,于是,争分夺秒,加班加点,耗时耗工,夜以继日,就成为必然的选择。结果,领导疲惫,教师受罪,学生受累,成绩上去了(在当今的教育模式下,补课的功效十分明显),而所有与教育有关的人员疲惫不堪;于是,教师跳槽,学生厌学。各位同仁不妨做一个调查,在现在的教育模式下,有几个教师感觉不累?有多少学生能体会到学习的快乐?是谁剥夺了教师和学生作为人的最基本的发展权利?当舆论宣传 “奉献精神”的时候,那些教师牺牲了家庭,牺牲了孩子的前途,牺牲了自己的健康,牺牲了作为人的基本的孝情伦常——这是“和谐社会”的“和谐”吗?无助的教师在这种“奉献精神”的桎梏下,有多少人的心理是真正健康的?有多少人的生活是基本正常的?人们鼓励教师“甘于寂寞,安于贫困”,我想,任何一个教师都应以此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但社会评价体系以此要求教师则是对教师群体的戕害!
  在学校的内涵发展和可持续发展中,建设高水平、高素质的教师队伍是办好学校的关键。教育科研的价值最重要的是对教师综合素质和创新能力的提高,提升教师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模式,改善教师的能力结构,促进教师专业化发展。教育科研是塑造名师的主要途径,抓教育科研是提高教师素质的必由之路,是全面推进素质教育,提高教育教学质量的可行之路。
  第三,“向管理要质量”。与此相反的做法“向压制、约束要质量”。我一直认为,领导的能力更多地表现为管理水平,没有管理就没有教学质量。学校的管理应该是依法治校、制度管理。制度即规范,制度不仅规范着人们的工作方法、工作作风、工作效率,还规范着人们的习惯和意志。制度的制定,是学校把办学理念和价值观体现在其中。学校制度的制定有很强的导向性,激励教师要完成教育教学目标。但是,怎样管理却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对于教师,需要管理,但不应一味界定成上级对下级的管理,而应表现为人与人之间情感的沟通和交流,所谓“人性化管理”。对于学生,他们还是孩子,教师需要用各种制度要求,但决不能流于简单粗暴,决不能流于“治学生的高招”,决不能象防贼一样防着学生,而应走进学生的心灵深处,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教师不应以导师自居,而应以朋友相处。
  我很庆幸自己生活在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中,才有了这些思考,证明自己还活着。我想,我如果成了“XX中学”的老师,经过“洗脑”,就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工具了!如果那样,我宁愿在学校门口摆一个卖红薯的摊位,搞些促销的创意,买卖估计不会太差,起码我教过的学生会捧场,我的徒弟绝大部分会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