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教师职业的理解

对教师职业的理解


尤立增


  高考结束,学生们的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填报志愿。我想起了若干年前自己填报志愿的事情。
  那时的自己,苍翠的象夏天的一棵树,懵懂无知,不解人事,每天就知道疯玩。报考志愿很单纯,想当个记者,于是第一批志愿填报了北京广播学院采编系,第二批志愿填报河大新闻系和中文系。但来的通知书却是河北师院,后来想了想:那时报师范院校的很少——挣钱太少,填提前批时,报的是青年政治学院和武警指挥学院,因为知道也录取不了,随便填着玩,但在提前批的参考志愿中,稀里糊涂地填了个“河北师院中文系”,结果,自己不幸被“参考”到了人民教师的行业。记得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我选择教师这个职业是不是终生追求的目标。我回答她是:从“误会”到“无悔”!
  每当送走一批学生,都留给我无尽的感慨。他们走了,带着我的祝福,象一羽翅丰满的小鸟,飞向全国各地的大学。我默默地走向我熟悉的校园,走向那片青春的芳草地。我要为那些娇嫩的花草拾来纯真的良心和丰富的智慧,直到我的生命的寄托从春华孕育为秋实。
  “浮生恰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为师十几年,我吃过苦,受过罪,遭受过挫折,也体会过成功。我似乎能感觉到“老师”二字沉重。
  “爱,是最好的教育。”这种教育本身是人类丰富的情感中最亮丽的一笔。这是一种浩大而又包容一切的情感,它浸透在我的生命中,丰富着我生命的每一个细节。于是,在从教这条路上艰难地跋涉。
  也曾有人问过我,苦吗,累吗,值得吗?可是我要说,平凡是最真的存在,站在三尺讲台上,当我高高扬起手臂时,我会站立成一种永久的伟岸。穿行于花丛中,我的灵魂浸润着花的芳香和温馨;跋涉于文字间,我走不进灯红酒绿的喧闹,却读得懂风清月白的宁静和旷远。疲惫而忙碌的日子里,我真的没有想过“惊天地,泣鬼神”,我只想着用道德和智慧的甘泉,浇灌出一片如茵的芳草地,用坚实的脚步,书写一段段青春的壮丽诗行。
三尺讲台上,有鲜红的旗帜在高高飘扬,照亮每一个学子的心;打开一本本作文,我的笔会变成路标,指引学生走好人生的每一步。从粉笔灰中,我体会到了一个普通的教育工作者生命的存在和价值;在朗朗的书声里,我感到了教师的职责与理想。
  两千五百年前,孔子在他的简陋的屋子里,对他的学生说:“德之不修,学之不讲,闻义不能徙,不善不能改,吾忧之也。”七百年前,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尤利西斯为了追求他心中的真理,抛却了个人的幸福,同风浪搏斗,他说:“人不能像走兽一样活着,应当追求美德与知识。”为师者,只有具备了献身教育的崇高信念,才能为他人、为社会多做贡献,才能体会到苦得其所,苦中有乐,其乐无穷。
  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当看到沉默寡言的女孩同大家愉快地交谈,当看到调皮的男生为同学倒上一杯热水,当看到我的学生们接到录取通知书的欢呼雀跃,当看到一张张贺年片雪片般地飘来,我会欣慰地告诉自己,我自豪我的选择,我的生命,就是一首灵魂的颂歌!
  学生是一面镜子,可以从他们身上反观自己,省察自己,鼓舞自己。
  也许有人会说:“好像挺伟大,感觉这些话这么假。”不了解我的人肯定会这么说,但了解我的人,会有客观的评价。当班主任时,有许多小本,记录着每一名学生的情况。当有朋友让我写写我的学生时,还真不知从谁写起。我想以后会写的。今天的文字就算是引言吧!